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辽宁同志会所 门户 文学 辽宁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导航 辽宁同志
中国同志 浙江同志导航 太原同志导航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
郑州同志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

Happy Together

2016-4-24 06: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22| 评论: 0

摘要: 我 ,是二十五岁正式踏入这个圈子的。小时候,常常觉得二十五岁是一个好遥远的事情。到了这把年纪,该是事业有成,爱情在握,在阳光大道上奔跑的青年了吧。可是一觉醒来,发现二十五岁转瞬即逝,而自己依旧两手空空 ...
重庆同志会所

我 ,是二十五岁正式踏入这个圈子的。

小时候,常常觉得二十五岁是一个好遥远的事情。到了这把年纪,该是事业有成,爱情在握,在阳光大道上奔跑的青年了吧。

可是一觉醒来,发现二十五岁转瞬即逝,而自己依旧两手空空。

眼看着直奔三十大关,那是个令人悲哀的分界岭。年轻的时候,曾狂妄地想:“过了三十岁,不如自杀好了。把人生定格在最美的青春年华。”

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要押后执行了。

我不怪自己年轻时的狂妄。青春,本身就是狂妄的资本。手里有大把日子,眼中有无限希望。二十五岁之前的我,就象《北京故事》里初见捍东的蓝宇,纯情而又有点忧郁,未经世事,梦想着爱情终有一天会不期而至。

十五岁的时候,我谈过一次真正的恋爱。那时我还在读初中,他是我们班上篮球打的最好的男孩。十几岁已经有一米八几的个头,潇洒的要命。那时的爱,真是蓝蓝的,纯纯的,象初春早上明朗的天。提起都让人心痛,不提也罢。

高中我们考入了不同学校。他的个子不停的窜(现在已有一米九十多),而我们的感情却停滞不前。没有谁正式提出分手,可一切都慢慢淡了,散了。后来他去了北京读书,我则考到上海。

###NextPage###

彼此偶尔书信往来,都是些不咸不淡的话。

可天意弄人,我们居然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深圳。再见面时才发觉感情犹如昨日黄花,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有陌生与尴尬,没有一丝幻想中重逢的喜悦和激动,真令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而我还在等,傻傻的等,等着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

转眼之间到了二十五岁。

我突然发现,青春易逝,红颜易老。

快,快,快。不然就来不急了。

一种紧迫感,催着我往前冲,连觉都睡不安稳。

表面上,我是个不动声色的人,骨子里却时时煎熬着自己。

象一朵开在夜里的花,寂寞得无以复加。

再不能这样打发日子,再不能这样浪费时间。

快,快,快,催着自己。

二十五岁的我,不再相信天意。

二十五岁的我,开始相信事在人为。

那时正兴电话交友热线,我就这样认识了他。

他挺高,挺帅,象某个香港电视艺员,不过不是我特别喜欢的类型。第一次和他见面,我居然以为他不是这种人。天知道,那时我有多天真。直到第二天晚上他来我宿舍,带着那盘《同性三分亲》的录象带。然后,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NextPage###

那是我的第一次。(以前谈恋爱时年纪还小,人又单纯,所以和头一个BOYFRIEND 最多只是KISS.那时KISS已是心惊肉跳,哪里想到进一步行动呢。)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二十五岁的我,还是一个处男。

他很温柔,很体贴,边做边说他喜欢我。我边忍着笑,边答应着。心里乱糟糟的,很难受,不知为什么。许是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许是因为自己的第一次,给的居然不是自己所爱的人。

好容易做完了,他问我喜欢他吗,我笑笑,说喜欢。然后我就躺在床上和他聊天,一路不停聊。我不想静下来,也不敢静下来。因为静下来会很可怕,那时我就必须面对自己。我不愿。

他告诉我,他已经和一个空姐结了婚,还有一个小女儿。哇,他那么年轻,真看不出。我居然和一个有妇之夫鬼混,天啊。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罪恶感。“我是这种人吗?我一辈子就这样下去?”我看着他。他的眼神里有一丝丝忧郁,深深地触动了我,我在他眼里看到了自己。

我扭过头,不去看他,嘴里仍自滔滔不绝地讲着。我知道自己不能停,停下来我的大脑就要分析思考,一分析思考我会痛苦的要命。

直到他说:“累了,别聊了,休息吧。”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大学里一直对我有意的女同学,约她出来吃饭。我也说不清为何要这样。仿佛想证明什么。证明自己对女人还有魅力,证明自己不是这种人。

许是天意(并非我刻意安排),在那家小餐馆里,当我正对着女同学故作亲密的一起吃饭时,他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他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低头吃完饭很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我问自己,你到底想怎样。想出去找朋友的是你,临阵退缩的又是你。可另一个声音却对我说,坚持下去,别因为一时的难过而软弱,你和他是没有将来的。

终于,我下了决心,一刀两断。

一旦下了决心,我是个很决绝的人。

###NextPage###

过几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是来拿录象带。我让他晚上来。

晚上,我招呼了一大群男同事到我房间来。他如约而至,见屋里这么热闹,没进门,拿了带子,转身走了。

他讲再见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

人渐渐走远了,消失在黑夜里。

我站在那儿,象一个漂浮在空中的人,噩梦里的那种,什么都抓不住。心里有些急,可又空落落的,象被抽走了心肝,只剩下躯壳,在空中飘荡。

“一切如你所愿。你不是胜利了吗?”我问自己。“这不是理智的胜利吗?”

可这一切如此苍白无力。

冷风从背后袭来,吹得人直打冷战。一个小小的声音嘲弄道:“你是一个懦夫。一个懦弱而又冷酷的人。”

这小小的声音啃噬着我的心。

冷,一直冷到心里去。

他,再没来找过我。

二十五岁那年,是我生命中一个的转折点。

我的一位至亲,在这年夏天身染重菏,我赶回老家去看望她。

在医院守侯的那段日子里,黄昏时分,我常一个人坐在医院大楼门前的水泥台阶上,远远看着一群十八九岁的男孩在医院广场上打篮球。东北夏日的傍晚,渗着些凉意,略有些忧郁的味道。

大男孩们笑着,叫着,跳着,充满了青春的活力。而我,遥遥的望着,觉得生命中的精彩和美丽正渐渐离我而去。

###NextPage###

夜,沉沉的夜慢慢降临了。

打篮球的少年已经渐渐散去,围观的人群也慢慢踱开。只有我抱膝坐在石阶上,在微凉的风中,在无边的黑暗里,觉得那么的无助。

老天要拿走的一切,留也留不住。

她,终于走了。

那一刻,我觉得此生,我不会再有真正的快乐。

我心的某一部分,已经死了;有些东西,在我心的某一个角落,永远的埋葬了。

我,已经枯萎了。

我的眼睛,再没有了二十岁的透澈和晶莹。

一夜又一夜,我通宵难眠。

睁大干涩的眼,疲倦,却难以入睡。

一种彻骨的孤独完完全全征服了我。

我只想寻找短暂的欢乐来麻痹自己痛苦的神经。

我只想找个肩膀让我靠靠。

有些防线一旦失守,一切都变得很轻易。

我开始和不同的人上床。

有一个家伙在床上边干边对我说,你一点也不漂亮,这句话让我一下没了兴致。可就是他,这个不肯留电话,留姓名,自称从外地来的人,没过多久,居然又找上门来。我向他隆重推介了深圳几个著名渔场,把他美滋滋的打发走了。

###NextPage###

在一个朋友的生日PARTY上,我认识了他的LOVER.第二天我们上了床,然后彼此形同陌路。

颇有一阵子,我自以为很潇洒,对感情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开。

“我绝对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我笑着对刚钓到没几天的上海小弟说:“一旦没了FEELING, 决心分手,我可以是个很冷酷的人。”

他低着头,喝着手中的饮料,沉默了半晌。

然后抬起头,逼视着我,一字一句道:“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曾真正爱过他们。”

他目光如炬,穿透我的身躯,穿透我的心灵。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

可一旦出来了,就象吸毒上瘾,忍也忍不住。寂寞空虚的心灵盼望新鲜的刺激。

我开始去渔场。

站在草坪的甬道上,哼着歌,身体随着歌曲的节奏摆动着,对经过身边的人报以诱惑的笑。当有我看上眼的人停下来打量我时,我就含情脉脉地望过去,眉梢眼角有无限风情。我就象一个猎人,看准目标,布下诱惑的网,看着猎物逐渐逼进,落入温柔陷阱。

这一刻,我最兴奋,而并非在床上。

当然也有失意的时候。有时钟楼的绿色时针已指向十二点,寒风吹着我单薄的衣衫,我却仍在幽暗的树丛中徘徊。树丛外的十字路口,灯光璀璨,车水马龙,说不尽的繁华热闹。人们快乐地生活,尽情地相爱,享受着家庭的温馨。而我们这群人,树丛深处的人,在这见不得光的黑暗角落中,等待着,等待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有一天变老了,变丑了,嘴角淌着口水,眼中充满饥渴的目光,来这里寻找年轻的猎物。

我不能,我不能。死死握紧自己的手,挺直腰板。直握得双手疼起来,麻起来。心也疼起来,麻起来。

###NextPage###

我冲出树林,在路灯下逃也似的走着。路灯下,我的影子忽短忽长,仿佛和我玩着追逐逃犯的游戏。它紧紧跟着我,象我心中的欲望,永远不肯放过我,除非我一直躲在黑暗中。

我开始在各种酒吧,DISCO 舞厅里流连。

那里满是这种人。三五成群地聚集在门口,打扮的新潮前卫甚至妖艳。染了头发,象开屏的孔雀得意地炫耀。一脸的酷相,冷漠,焦急,怀疑,期待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们。

我尝试着迷失在铺天盖地,震耳欲聋的强劲音乐中,沉醉在令人头昏脑胀的酒精中。

一颗心在跳动,怦怦的,鼓动着太阳穴,血往头上涌。视线模糊了,思维模糊了,嘴还在说,在笑,在喝,身体摇摇晃晃地舞动着,随心所欲的节拍。

夜醉了。

沉酣的空气里沁润着蘼蘼的气息。

没有了思考的苦恼,夜也变得轻浮起来。

整个世界都醉了。

身累了,心醉了,可大脑依然清醒着。

一个人趴在吧台上,转动着加了冰块的酒杯。杯中的冰块逐渐融化了,和酒水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冰凉的酒水使杯壁上结了层细细密密的小水珠,慢慢越积越大,一转动杯子,水珠就沿着杯子滚落下来,象泪珠,晶莹剔透。就这么不停地转动酒杯,眼泪劈里啪啦掉下来。

只有喝得不醒人事,我才能抛开一切。

那早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这是一天中最凄清冷落的一刻,忽然醒来了,再也睡不着。

一个人,对着满满一屋的空虚寂寞。

###NextPage###

看看窗头的钟,不到五点。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没脱衣服就上了床。昨夜怎样回来的,连一点都不记得了。酒后失忆,已不是第一次,就象做梦一般,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有时想想,人生不就这么样,一眨眼,梦一般,什么记得不记得……

不想这么躺着胡思乱想,洗把脸,出去走走。

天已经蓝得发亮。纯净的蓝,不掺一丝杂色,深圳难得见到这样的蓝天。昨夜的乌云不知跑到哪去了。

我很少这时候起身,尤其是周末。路上人不多,空气很清新。

偶尔有几个晨跑的人经过,带着一股朝气。

我闭上眼,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把胸中的郁焖全吐出。

走进附近的荔枝公园,湖边传来的乐曲声吸引了我。在湖边的双层亭上,许多中老年人在翩翩起舞。舞曲是上一个年代的了,人都有四,五十岁了,跳得也不标准,可是很认真,全神贯注的,在清晨的阳光下,另有一番朝气。

我站在旁边,看着,心中有种莫名的欣慰。因为在这孤单寂寞的世界上,还有些人努力去健康,幸福,快乐的生活。我象一个迷路的小孩找到了家,温暖而又安全。阳光照在我身上,风轻拂在我脸上,我静静站着,微笑着,望着远处湖面粼粼的波光,象一个修士,等待上帝的救赎。

沙发上一叠厚厚的打印纸静静地躺着。那是几天前从网上打印下来的小说《北京故事》。只读了个开头,就扔在一边了。

手里捧着同时打印下来的情色故事,看得津津有味。

饱受创伤,已经封闭的心灵,不想再受任何刺激。任由它渐渐麻木,渐渐枯萎。

爱情,仿佛人生盛宴上的美酒。没有它,再好的饭菜也显得平平淡淡;可喝得太多,又很容易酩酊大醉。

曾经醉过痛过男模缫巡辉倏释榈淖倘螅梢磺泄橛谄椒病

###NextPage###

所以轻松愉快的东西最适合我。不用动脑思考,只需身体的自然反应。早已学会了不去深究,得过且过。

洗了脸,刷了牙,准备上床。可还没什么困意,再看点什么?

当然不会是《北京故事》了。专家说,不要把不开心带上床。

临睡前最好读点轻松的东西,放松一下。

那看点什么好呢?我环视一周。那叠厚厚的《北京故事》仍静静的躺在那里,在灯光下反着白光,有些挑衅的味道。

“哼。”我从鼻子里笑出来。“看一看又能怎样?”

原打算只看一段。然而,最终还是一口气读完。

已是半夜。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不过是一个精心编排的爱情故事。现实生活中哪有这样的事。”我对自己说。“里面许多情节根本经不起仔细推敲,尤其是结局,太牵强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

只是一屋子的寂寞,一屋子的悲哀紧紧压逼过来,纠缠着,逃也逃不掉。

“也许一切都是假的,可那份真情,那份心痛,没有经历那种死去又活来的人是无法体会,更无法描述的。”

我站起身,把卧室,餐厅,厨房的灯统统打亮。雪白的灯光映着雪白的墙,满屋的光明映着满屋的空虚。

我打开电视,把音量调的大大的,想让空寂的屋里有点人气。

电视里女播音员一口京腔,尖着嗓子介绍各地精神文明工作的开展情况。我换了个台,一群香港女艺员,穿着极暴露的泳衣,在玩水上游戏。我又换了个频道,一个四十多岁的大陆著名女演员,吃力地打扮成纯情少女,肉麻的演着部庸俗的爱情连续剧。

###NextPage###

我看着,一个人发出刺耳的傻笑。

关了电视,我斜倚在床上,随手拿了本平时最爱读的《红楼梦》。许多人看《红楼梦》,喜欢里面的爱情,热闹。我则爱它的一切,尤其是世故背后那双苍凉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穿透人世的一切浮华,不动声色的讲述着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

这双眼睛有着怎样的主人?他又有怎样的经历哪?

人间的大喜大悲,都曾经过吧,又大澈大悟,写来才会如此平淡从容,却又精心动魄。

那《北京故事》的作者呢?

这一晚,我只想着蓝宇,想着捍东,想着《北京故事》。

专家说的对,看来这一晚的好觉又要泡汤了。

曾经以为,爱情是一本翻烂的书。从开篇到结局,每一页我都曾熟读,有些章节,甚至不愿再提起。

曾经觉得,自己很难再爱上别人。我是这寂寞都市的一份子,孤独,冷漠,势利,却又自以为是。

曾经以为,我的心已麻木。心止如水。

可今夜,它有了感觉。

它觉得痛了。

早晨起身洗脸时,望着镜中自己短短的平头,极短的那种,想起那段曾经长发飞扬的日子,一抹笑意掠过唇边。镜中的小平头也笑了。我伸出手去触摸他,冰冰的,凉凉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感受。也许,蓝宇就活在那个世界里面。

什么时候,会遇到我的蓝宇,我的捍东呢?也许曾经遇过,年轻的时候,一切太容易,却不知珍惜。

###NextPage###

甩甩头,我不再去想。

拧干毛巾,拧干记忆中的思念;擦干脸,擦去脸上的忧伤。

我转身出门上班。

清晨的大街上,上班的人流熙熙攘攘。城市从睡梦中醒来,焕发出一种特别的活力与朝气。

我打量着每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子,在心里暗自品评着。

“恩,这个有点胖了。”

“哦,那个又太老了。”

“哇,这个太丑了。”

“咦,那个不错。可惜又有了女朋友。”

我的嘴角向上翘,笑意忍不住漾出来。

“这个看起来太穷了。”

“那个又显得太脏了。”

我一路想着,一路愉快地迈着大步向前走着。

哦,老天,我居然是个如此挑剔的人。

来到十字路口,对面亮着红灯。我停下来,站在人群中间,等着过马路。

漫无目的的四下张望,忽然发觉我的身边,冒出一个大男孩,黑白格子衬衫,米色休闲裤。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晶莹。乌黑的发,在白晰的脸上飞扬。

他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清新干净,象刚刚浆洗过的衣服。

清晨的阳光细细密密地洒落在我们身上,洒落在他和我之间。

一瞬间,我有些恍惚。

就在这时,绿灯亮了。男孩大踏步朝前走去。

我却还站在原地,犹疑着。

要不要追上去?要不要和他打个招呼?

你说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鞋带开了下一篇:我不是无情的人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雨中情缘
我在心里兴奋的叫了起来,是他!人生中许多事情都是你无法预测的,冥冥中自有定数,以
大学与直男
最终还是和他搞到了这个下场```也不知道是谁的错了```反正感觉他已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边缘之恋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向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那是那个时候我们
我不是无情的人
我不是个冷血的人,我和你一样痴情,一样有着一颗不容伤害的心,其实我比你更脆弱,我
Happy Together
我 ,是二十五岁正式踏入这个圈子的。小时候,常常觉得二十五岁是一个好遥远的事情。
鞋带开了
其实爱就是和你一起走,走很远的路还没有疲倦。比如汽车、比如火车,比如放在脚下的行
风吹过,你在想我吗?
一天的工作终于暂时告一个段落。拖着疲惫身体一个人在初秋的傍晚回家。又下雨了,这是
不爱了,就请离开
“不做同志,退出同志圈”,说起来轻飘飘的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性取向是无法改变的
魂断冬雨
一是冬雨使我们从不经意的相识, 变成了炙热的相爱。也是冬雨使我们从缠绵千世的情人
有一种情感更值得珍惜
有一种情感,介于友情与爱情之间。那种情感超乎于友情,又不等同于爱情。所以,生命中
排骨汤炖出了初恋的味道
想抓住自己的男人先抓住他的胃,这句被千万个女人奉为座右铭的话用在我身上显然很有优
单身是幸福的
两个人背朝着背,你向南我向北,两极的爱情没有太多的困苦,因为你选择了自由,而我选
我们的高潮与距离有关
昨天早上喝完那初恋味道的汤后我们第一时间拥抱在一起,记不清多少个这样的早上我们这
爱上一份错
1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宿舍前的羽毛球场边,我远远的就认出了你。似是转眼之间,一晃
有一种爱不能称之为爱情
有一个知己,相交甚深,但无缘成为眷侣,只是在偶尔电话里纠缠,说些不相干的事,不相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0 下一条

无标题文档
华北地区 华东地区 华南地区 华中地区 东北地区 西南地区 西北地区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州 海南
广东 香港 深圳
湖北 湖南
河南 郑州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沈阳
重庆 四川 云南
贵州 广西 西藏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广同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论坛 东北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河北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陕西同志会所 天津同志会所 甘肃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bf99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论坛
一同资讯新闻 海南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青海同志会所 成都同志会所 江西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朋友别哭租房 重庆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会所 广西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辽宁同志|香港同志|同志交友|浙江同志|太原同志|贵阳同志|厦门同志|辽宁同志.  

GMT+8, 2017-12-18 20:43 , Processed in 0.111871 second(s), 28 queries .

辽宁最大的同志公益门户导航 辽宁同志!

© 2013-2014 辽宁同志.

返回顶部